间歇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间歇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美关系走向新常态

发布时间:2021-02-22 15:26:10 阅读: 来源:间歇分割器厂家

中美关系走向“新常态”

6月底在清华出席和平论坛,我与陈小工(解放军空军前副司令员)和美国的哈德里、伯恩斯等前政府高官在分论坛上讨论“中美安全问题”。撇开讨论的观点不谈,与去年的氛围相比,今年中美双方都比较冷静,连提问的听众也不那么激动,语气温和,问题实事求是,感情色彩减弱了。  这一区别说明了什么?其实是中美两国朝野在中美关系矛盾突出、紧张情况时有发生的背景下,近来逐步趋于冷静、趋于理性,能够面对中美十分复杂的双边关系,更加全面、深刻地从战略和历史高度来看待、分析,找出问题所在,寻求积极的解决办法。

中美建交以来,除了美国售台武器问题外,中美合作与斗争更多集中在政治和经济领域,对安全关系及其相关的许多问题,较少触及。近几年,美国调整对外战略,强势推进“亚太再平衡”,中美在中国周边东海、南海、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跨太平洋经济战略伙伴协定》(TPP)谈判等问题上的纠结和矛盾加深,战略互信进一步削弱,使安全问题突现出来。  那么,中美目前安全领域究竟存在哪些主要难题和挑战?中美作为新兴大国和守成霸权国家会走向冲突吗?我们又该如何着手解决这些问题,以推动中美关系的长期稳定发展呢?  一、中美安全领域矛盾积累,隐患不少,但是两国关系的基本框架还是牢固的。  套用股市的话来说,中美关系的“大盘”(Fundamentals)基本是好的。中美许多专家学者都倾向于这个判断。主要理由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双方领导人能把握大局,对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建设“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已有原则共识,接下来的关键是如何“对表”细化,落实到双方在各领域的交往和合作中去。刚刚结束的新一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人文高级别对话做到就是这件事。  二是中国走的是“融入式”和平发展道路,倡导合作共赢,与过去美苏关系有根本性不同。中国既没有,也无意与美国在全球范围展开意识形态的争夺,更没有,也不可能在世界各地与美国展开“代理人战争”。一句话,中国无意挑战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秩序,而是努力维护国际秩序,并在现有秩序内积极地发展自己。  三是由于中国的和平发展,使中美两国经济已经形成“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利益共同体,“压舱石”作用和对两国人民福祉的贡献明显。中国是依靠改革开放来发展自己的。中美年贸易额目前已超过6000亿美元,相互投资不断增加,中国依然是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双方正在谈判《中美投资协定》,预计年内能够达成一致。  四是由于中国融入国际体系和全球治理体系,两国全球事务(GlobalGovernance)合作的深度、广度都在扩大。中美同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核不扩散条约》(NPT)和二十国集团(G20)核心成员,对维护国际体系和全球治理体系负有共同的重要责任,从应对气候变化、维护全球核不扩散体系,到打击恐怖主义、加强全球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和金融监管,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假如没有中美之间的协商与合作,任何国际重大问题都不可能解决,相反甚至可能失去控制。大国博弈“零和”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五是,正是由于中国的和平发展战略,即便在安全领域,双方也已有“底线思维”,深知中美军事对抗和冲突的代价太大,南海问题虽然双方“口水仗”打得厉害,也总归只是两国复杂关系中的一个问题。现在双方已经在谈判两国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和海军力量接触时的一些规则,以免误断误判、擦枪走火。  二、中美安全关系恶化的主因是缺乏战略互信,两国对安全环境的构建想法不同,采取的军事部署发生碰撞。  当然,两国关系的“大盘”好、基础牢,并不能确保双方可以“高枕无忧”,绝无发生冲突的可能。近年来两国安全关系中问题不少、“坏消息”不断,似乎有“剑拔弩张”之势,区域安全形势也趋于严峻,确实令人担忧。  现在安全领域主要有哪些问题呢?  首先,两国严重缺乏战略互信,或者说战略猜疑很严重。这主要来自美国作为守成霸权国对新兴大国快速发展的担忧和挤压。美国朝野不少人认为,中国力量迅速上升,想把美国“挤出”西太平洋,挑战美国的地区霸权。“亚太再平衡”就是美国打压新兴大国考虑的战略体现,不管是大幅增加军事部署,还是竭力推进排挤中国的TPP自贸区谈判,目的都是挤压中国的政治、经济战略空间。  同时,随着中国快速发展壮大,中国需要维护自身的利益,其军事现代化步伐也在加快。这进一步加剧了美国对华持怀疑甚至敌意的那些人的恐惧感和焦虑感。南海问题持续升温,其深层次原因就在于此。  其次,美国在亚洲以军事同盟为支柱的亚洲安全体系是二次世界大战后遗留的产物,与70年后的现实安全环境和需要格格不入。面对中国的发展,美国及其部分盟友相互利用,强化军事同盟关系来对付中国。这样做不仅破坏了中美之间、地区国家之间、中国与一些邻国之间的相互信任,更给地区和平与稳定带来许多不确定的因素。日美安保条约不断扩大范围、美国在东亚盟国部署区域反导系统、中国与日本和菲律宾等邻国海洋权益争端激化,都与美国强化军事同盟关系、拉帮结派对付中国有很大关联。  再则,美国曲解《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扩大所谓在专属经济区的“航行自由”问题,对中国在主权岛礁上建造设施横加指责,并进行军事威胁,有可能触发冲突和对抗,直接影响地区的安全。最近,美国军方高级官员在香格里拉对话会和其他场合发表的强硬言论,已经引起地区国家的不安。日本更是利用美国的强势介入,希望就此将军事力量投向南海,彻底摆脱宪法的约束。不少人士评论称,南海已经能闻到强烈的“火药味”。美国学者兰普顿撰文称,中美关系和美国对华政策已接近“临界点”。  三、美国总统大选季节的到来使两国关系面临新考验,受到冲击和干扰在所难免,需要小心、低调处理。  在上述中美关系安全层面现状的基础上,我们还必须注意到,美国再次进入总统的大选季,其国内政治因素对美国的中国政策干扰将增大或放大,因为对华强硬历来能在选举中“得分”。  在世界从美国独霸的单极格局加速向多极、多元格局转变的今天,可以预计,现任“跛脚鸭”总统无力扭转美国国内对中国的负面情绪,能维持现状、不出大的问题就算万幸了。而共和、民主两党竞选人则都会利用美国民众的怨恨和负面情绪,煽动党内和国内的民粹主义势力,以赢得更多的选票。对美国政客来说,没有什么比选票更为重要的事情了。因此,拿中国说事,拿涉及中国的安全问题说事,如南海问题、网络安全等,恐怕难以避免。最近,美国土安全部长就美联邦雇员材料被黑客窃取一事直接点名抹黑中国就是例子。这些都需要放在大选的背景下来看待,坚决而低调的反应较为恰当。  四、历史不会重演,中美两国深知自己对维护世界和平的责任和休戚与共的相互依存利益共同体结构,都在努力摸索建立新型大国关系。  安全尤其是战略安全涉及一国根本利益和长治久安。中美安全关系是总体中美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往往决定其他方面的合作与否和合作程度。现在,许多人对中美关系的未来持悲观态度,认为两强对抗无论从现实还是历史经纬看,都很难完全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已经露出狰狞的嘴脸。其实这些担忧失之偏颇。  因此,中美就安全问题和地区安全架构进行有效沟通,增进互信,中美军事力量加大交往和交流的力度,都十分关键,也十分必要。  我相信,只要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不变,中美相互依赖的大格局不变,中美就不会走两强“狭路相逢”、迎头相撞的对抗之路。我们在保持警惕的同时,对中美关系应该持积极、正面的态度,并且身体力行,以“踏石有印”的精神,推动这对21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继续向前发展,以造福两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我们在安全领域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主要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  第一,安全的基础自然是战略互信,而互信牵涉中美对对方的战略认知和安全环境的评估。在双方战略取向不同、意识形态、历史文化和政治制度各异的情况下,战略互信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建立的,需要双方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积累和培育。  首先要解决两国关系的战略定位,这并非文字游戏,而是反映两国互相战略判断和认知。今年9月,习近平主席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用联合声明等方式,重申中美全面战略合作伙伴的地位是可取的。这样做既避免了美国盟友担心中美走近打乱美盟友关系,又符合中国希望建立合作共赢的全球伙伴关系的“非结盟”思想。思想决定行动,伙伴关系如能长期坚持,合作的主线就会贯穿整个关系的方方面面。  其次,要解决当前的焦点问题。西太平洋是双方军事力量碰撞可能性最大的区域,中美需要认真考虑在此区域的建立信任措施(CBM),缓解矛盾,防止冲突。  第二,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不能停留在表面,需要具体化。在战略层面达成合作的大框架以后,可以先从经济领域的全面合作着手,给安全关系的发展提供扎实的基础。这方面有深厚基础,也有广阔的深入合作空间。今年应该完成《中美投资协定》的谈判,做大经济合作的“蛋糕”。处理好TPP与《区域全面合作伙伴协定》(RCEP)的关系,似可考虑中美联手推动以G20为核心或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范围的自贸区谈判,覆盖TPP和RCEP。这样做的好处还可以使世界贸易组织起死回生,重执世界经济规则制定之牛耳。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 ”构想是开放性的区域合作方案,双方可深入研究,与美国的亚太经济合作构想相对接。  第三,以全球主义胸怀,拓宽全球治理合作的深度和广度。中国领导人已宣布中国将主动提交应对气候变化措施的清单,包括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以及今后几年能源消耗强度下降的幅度。双方可加强协调,确保今年底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取得积极成果。在核不扩散领域,携手推进伊朗核问题尽早达成协议,推动朝鲜半岛核问题的稳妥解决。  随着中国将于2016年接任G20主席国,中美在全球金融体系改革和全球治理其他领域改革方面可展开深入讨论,推动改革步伐,完善现有治理机制和体系。美国应该积极考虑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并支持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篮子,同时敦促美国国会不再阻拦IMF和世界银行的份额调整方案。  第四,世事瞬息万变,危机随时可能发生。作为两个大国,中美必须建立有效、可靠、顺畅的危机管控机制,并配以一整套处理冲突苗头的办法和规则。双方已经有类似机制,需要整合和梳理。中美也在谈判两军的有关海上和其他接触规则。  “万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中美安全关系不能出问题。唯有如此,才能保证中美关系总体保持稳定和长期健康发展。

天津订做棉服费用

河北定做棉袄

女士长袖衬衫订做厂家

天津定做衬衫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