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间歇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同仁堂守望中华文化的精神家园中国消费网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3:07 阅读: 来源:间歇分割器厂家

图1:敬匾

图2:非典期间抓药  据统计,我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约三年,大公司约八年。无独有偶,美国约62%的企业寿命不超过五年,世界五百强平均寿命也不到五十年。与之相比,北京同仁堂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从1669年的同仁堂药室到今日北京同仁堂集团,经历了清王朝由强盛到衰弱、几次外敌入侵、军阀混战到新中国的历史沧桑,同仁堂历数代而不衰,在海内外信誉卓著,成为响当当的有着“国药”之誉的金字招牌,目前已发展为集团资产150亿年销售额200余亿元,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在海内外有1600多家连锁药店的企业巨舰!

为什么同仁堂能独步古今,延续340余年名声不衰,并在今天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发展壮大?

以仁为根 仁德至上

李瑾是同仁堂宣武药店经理,2006年曾获得全国总工会“五一”劳动奖章,见到她以前我还以为是个鹤发童颜的长者,没想到竟是个看上去像刚刚大学毕业的姑娘。

可别小看她,2005年,当时二十出头的李瑾参加了全国中药调剂员比赛,在全国数千选手中过五关斩六将获得了第一名!25岁时,她已是一名中药高级技师了。有一次,一位顾客来抓药,李瑾在审方中发现“有白附片、僵蚕、全蝎”等药,是治疗面瘫的。此时她突然想起前几天背过的一个治疗面瘫的方子,是由“白附子、僵蚕、全蝎”三味药组成。白附片、白附子,一字之差,却是功效截然不同的两味药!于是她跟顾客说了自己的想法,那位顾客却说:“大夫怎么开你就怎么抓,大夫还能开错药啊。”李瑾说:“这很有可能是笔误,您最好还是跟大夫确认一下。”不久那位顾客回来歉意地说:“真是谢谢你了!确实是大夫写错了。”

李瑾说,在同仁堂,业务必须非常娴熟,服务必须非常真诚,才能无愧于同仁堂“同修仁德,济世养生”的宗旨。比如今年8月的一天,一位大妈来买“消白灵酊”药,李瑾在店里没找到,在整个同仁堂系统查,也没找到。看大妈着急,李瑾又给金象、白塔寺等系统外药店打了无数个电话,费尽周折,总算找到这味药,总价才40多元!李瑾说“无论钱多钱少,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富贵贫贱,只要是我们同仁堂的顾客,都一视同仁!”

李瑾说起这么一件事,去年冬天,一位大爷在公交车上大小便失禁,在菜市口下车时远远看到“同仁堂”店牌,便奔过来寻求帮助,宣武药店的小伙子们不顾污秽如同对待自己的亲爷爷一样清洗照料,直感动得老人热泪盈眶。

丁宏是同仁堂大栅栏药店的高级技师,有一次,一位顾客来买整朵灵芝,他在为顾客免费切片加工中发现有虫蛀现象,便马上通知顾客,等量更换。他说,如果不说出来顾客全然不知,但同仁堂几百年来的店训是“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

同仁堂党委副书记陆建国说,同仁堂三百余年的历史就是践行“仁德”精神的历史,当初,同仁堂的创业者“可以养生、可以济世者,惟医药为最”。如今,同仁堂人更是“但愿世间人无病,哪怕架上药生尘”。在同仁堂,“仁德”既是一种共同为之奋斗的理想,更是一种集体认同的文化。这种文化作为一根纽带,凝聚了全集团的力量,弥补了那种只有资本和利益纽带的不足。有了这根文化纽带,同仁堂就是一个集中了众人的智慧和力量的强大团队。

以义为上 义利共生

现在许多企业把“追求利益最大化”为最高目标,一些企业更是违背基本的公德和法律,大搞假冒伪劣或者派出所谓医药代表与医院勾结,败坏行业风气,欺诈消费者。可是同仁堂坚持自己的经营哲学“以义为上,义利共生”。尤其是在“义”和“利”发生冲突时,坚决“以义为上”。

这方面的故事不可胜数,人们印象最深的还是2003年的“非典”,这场疫病袭击了中国大陆许多省份和港、台地区,但最严重的还是北京。“非典”在中医理论看来,是明显的“热毒”,可用清热解毒、芳香化湿、补气生津的药物进行防治。据此北京中医药大学姜良铎教授开了一副药:苍术、藿香、银花、贯众、黄芪、沙参、防风、白术,时人称之为“姜八味”。 此药方在媒体上一公布,北京顿时出现了抢购风潮。同仁堂各门市部从早晨四五点钟就排起了长龙,职工们不顾劳累,加班加点。

由于供不应求,同仁堂不仅停了股份公司市场好效益高的国公酒生产线,还停了科技公司的“财源”——生脉饮,转而生产抗“非典”药物,这一停就是两个月!在抗“非典”的药材金银花由不到20元疯涨到300元时,同仁堂在北京61个门市部愣是执行了“不涨价,保证供应”的承诺。集团总经理梅群在面对部分员工起早贪黑赔钱卖药的质疑时开导说:“现在是抗‘非典’时期,为老百姓排忧解难,防病治病,不就是‘同修仁德,济世养生’吗?这可是咱们的企业精神!”

当时全北京有1500家药店,同仁堂以61家门市,满足了北京抗“非典”药物三分之一的需要。一些实力不济的药店怕亏本,纷纷停售抗“非典”药物。在整个抗“非典”时期,同仁堂一共卖出了198万服饮片,100多万瓶代煎液。同仁堂每卖出一服抗“非典”药就要亏两元钱,仅此一项就亏了600多万元。若加上停产、停售其他利润高产品的亏损,则远不止此!

在国家有事、民族有难、社会有急需之时,同仁堂宁可赔钱也不涨价,不发“国难财”!同仁堂的领导表示:“在国家有难时,咱们虽赔了些钱,却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呢?为国家减轻了多少负担?让多少家庭免遭不幸?这种社会效益是金钱能否衡量的?再说,咱们虽赔了些钱,可百姓心中有杆秤,同仁堂放着能赚的钱不赚,还会贪图小利,用假冒伪劣药品欺骗顾客?咱同仁堂还愁好药卖不出去?”

的确,同仁堂的眼光看得远。从1997年至今,同仁堂连续十余年主要经济指标保持两位数增长,特别是2008年以来,在世界金融危机的寒冬里,同仁堂继续保持了这种良好的经营业绩。不能不说,同仁堂的利正是来自厚积薄发的义,因为以义为上的诚信理念早已像一座无形的丰碑,牢固树立在广大消费者心目中,所以义利共生才是企业经营的最高境界。

以质为先 质量共赢

抗“非典”期间曾有这么一个插曲,同仁堂一度停售抗“非典”药物,许多顾客纷纷质疑同仁堂职工“近水楼台先得月”,更有甚者说同仁堂要么囤积居奇要么只卖给权贵阶层,总之说什么话的都有。对此,同仁堂员工依旧微笑服务,并耐心解释“由于抗‘非典’药材供不应求,有人送来一批藿香,可经查验不符合同仁堂的质量要求。藿香是抗‘非典’的主药,不能缺少,也不能以次充好。所以集团领导指示,不能让顾客花了钱又赔了时间,买的药还不管用,因此停售。不过请放心,集团领导还指示不仅要保证质量,还要保证供应”。

同仁堂各门店有这样一副对联:“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是同仁堂第二代传人乐凤鸣留下的训条,正是这一古训,造就了百年老号精益求精的严谨作风,三百年来一直享誉海内外。

历史上因长期供奉御药,同仁堂一直用高标准遴选和制作药物,这就是“地道、上等、纯洁”。所谓“地道”,就是用传统原产地的药材,采收时间要在药材有效成分含量最多的时候,即“采其地,用其时”;二要“上等”,一种药材要是有许多等级,一定要选用最高级别的;三要“纯洁”,就是不能含有杂质和无用部分。

如今同仁堂继承和发扬了这一传统。例如,为确保安宫牛黄丸的质量,同仁堂坚持使用天然牛黄和天然麝香。

制度是质量的保证,至今,各药厂在配料工序中仍一丝不苟地执行着“三检斤、四核对”的制度。“三检斤”就是各种原料在起货、掺料、移送时一定要依配料单检查各味原料药材的重量,“四核对”是将每一味原料药在配料、抓样、剩料、计算余亏时一一核对。这样便自始至终坚持了“不合格的原材料不投产,不合格的半成品不往下道工序送,不合格的成品坚决不出厂”。

不仅如此,作为民族中药企业,为进一步走向世界,同仁堂还引入了现代质量管理制度。1997年公司通过了澳大利亚药品管理局(TGA)的GMP认证,GMP要求企业从原料、人员、设施设备、生产过程、包装运输、质量控制等各方面都要达到规定的标准。也就是说,它要求企业有良好的生产设备、合理的生产流程、完善的质量管理体系和严格的检测系统,以保证产品的质量。

现在,同仁堂的工艺更加精湛,质量管理更加严格,不仅执行国家标准,还要执行比国家标准更严的企业内部标准和“北京市名牌药品标准”;不仅要执行中国的标准,出口产品还要严格执行相关国家或地区的药品标准,如日本的标准、韩国的标准等。

玉溪订做职业装

江苏订制西服

扬州制作西装

时尚职业装设计